扶贫中的邯郸力度—— “一帮一”帮出精准暖民心

2018-09-14 09:09:17 | 来源:农民日报 | 编辑:邹莉 | 责编:赵佳雯

【决胜脱贫攻坚】扶贫中的邯郸力度—— “一帮一”帮出精准暖民心
魏县贫困群众在扶贫微工厂里务工。农民日报 记者郝凌峰文/图

  编者按:“一帮一”结对精准帮扶是河北省邯郸市扶贫攻坚的重要举措。2013年以来,2.9万名机关干部和8000多名企事业单位职工、各界爱心人士,带着一颗滚烫的心以钉钉子的精神铆在7万多个贫困家庭,进行“一帮一”结对精准帮扶。他们以政策帮扶、技术帮扶、资金帮扶、医疗帮扶、助学帮扶等“组合拳”节节击溃贫困,步步为营啃掉农村发展不平衡的“硬骨头”。

  “核桃树我嫁接上了,一两年就能挂果儿了;养鹅我也掌握了很好的技术,现在想的是进一步扩大养殖规模。‘一帮一’让我看到了好日子。”河北省邯郸市峰峰矿区李家山村村民李长山指着眼前1000多只“生态鹅”无比兴奋。他提到的“一帮一”就是邯郸市力度空前的“拔穷根”之战。

  田间地头,屋内炕头,手把手帮教,心贴心解难。真帮不真帮,老乡最畅亮。置身乡亲们中,耳听往昔酸甜,眼观喜人变化,记者感到了扶贫中的“邯郸力度。”

  一级做给一级看一级带着一级干

  “感谢党的好政策,感谢高书记,为我指了一条脱贫路,让我对生活充满了信心。”武安市活水乡活水村的王培云面庞上挂着明媚的笑容,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对生活不服输的干劲。她就是邯郸市委书记高宏志的“一帮一”结对帮扶户。

  那年丈夫去世,给时年42岁的王培云留下一屁股债和需要照顾的婆婆及还在上学的儿女。为了不耽误孩子上学,大字不识一个、整天围着锅台转的王培云被迫外出打工,日子过得很紧巴。本来,她以为自己的后半辈子就这样了,可市委书记的到来,让她重新燃起对美好生活的希望。

  在详细了解了王培云的生活现状后,高宏志结合当地环境,鼓励王培云试着建蔬菜大棚,种有机蔬菜。随后,协调有关部门给予帮助和支持。经过一年多摸索,王培云自己已成了“土专家”,她不仅一个人担起了大棚里的所有工作,还经常指导乡亲们种菜。

  “扶贫讲的是政治、干的是民生、体现的是大局、反映的是党性,必须强化政治担当,推动各级党委政府把脱贫攻坚作为‘底线任务’,把脱贫攻坚主体责任扛在肩上,决不让贫困人口在小康路上掉队。”高宏志说。

  截至2012年底,邯郸市年收入低于2300元的贫困人口还有68.2万人,占农村总人口的10.3%。对此,邯郸市整合资源、聚合力量,着力把帮扶干部纳入扶贫网络的关键节点,最大限度地调动各级干部投身扶贫的主观能动性,敲响了扶贫攻坚的进军鼓。

  为改变以往“大水漫灌”式扶贫办法,邯郸市借鉴当地一些乡村实行的“干部与贫困家庭结亲戚,包户定点靶向扶贫”经验,于2013年2月印发了《关于深入开展各级干部“1+1”结对帮扶贫困户的实施意见》,组织动员广大机关干部直接与农村贫困户开展“一帮一”结对帮扶。

  说一千道一万,不如领导带头干。如今,高宏志扶助的贫困户王培云已摘下了贫困帽子。紧接着,他又和贫困户刘成义结成扶贫对子。同时,市长王立彤来邯郸任职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投身“一帮一”精准扶贫,与曲周县东刘庄村程凤章结成了“亲戚”。王立彤根据程凤章的情况,帮他联系了电气焊培训,使他成为了一名技术工。

  亲力亲为、以上率下,既挂帅又出征。市委书记、市长带头“结穷亲”,全市先后有75名市级领导、1400多名县处级干部参与到活动中来,为各级干部作表率、树标杆,形成了扶贫攻坚的“雁阵效应”。

  下足精准绣花功流程一环扣一环

  “我们决不能为了政绩而去搞‘数字脱贫’,一定要以‘绣花功’去啃硬骨头,用实效检验工作,确保真脱贫、脱真贫、稳脱贫。”王立彤说。

  完善机制,筑牢组织保障之基。在邯郸市“一帮一”活动推进办,记者看到是成体系的帮扶制度:怎样精准界定“结亲”对象,明确“帮扶谁”;如何确定精准选派“结亲”干部,明确“谁来帮”;如何精准建立“结亲”机制,明确“怎么管”。帮扶工作流程一环扣一环,丁是丁,卯是卯。

  针对“重派轻管”“挂名帮扶”等问题,邯郸出台硬杠杠,必须亲自进村入户,沉下身子去帮扶,不准搞形式主义,只挂名、不帮扶,弄虚作假、欺上瞒下;必须尽自己的力量给予困难群众帮扶和慰问,不准让基层单位和企业提供钱、物等慰问品,增加基层负担等,并强化督查,狠刹帮扶中的形式主义之风。

  那么“结亲”后怎么帮?据推进办常务副主任于新中介绍,实行“订单式”精准服务,坚持订单式施策。帮扶干部从政策、思想、创业、就业、技术、资金、助学、助医、助灾、爱心等10个方面切入,量身定制“脱贫计划”,有针对性地制定帮扶措施,因人制宜、因地制宜,做到一户一策、靶向扶贫。

  精准扶贫是上策,产业扶贫是出路。在帮扶中,邯郸探索出了一条产业化帮扶的路子。市扶贫办干部张亚科的帮扶对象是大名县孙甘店乡前营村的刘素英。张亚科根据刘素英家庭结构是老人、残疾人、儿童的实际,制定了“股份合作+家庭手工业”的脱贫组合方案,通过入股光伏发电项目、蔬菜合作社和编制沙滩椅等,使他们一家年收入达到了4万元。

  2017年6月,在魏县北皋镇党委书记蒿要领的帮扶下,贫困户王贵芬的面条厂开始正式运行,主要生产蔬菜面条、构树面条、刀削面等产品,当年年底销售各类面条达30多吨,营业额60余万元,纯利润约10万元,还聘用了12名贫困群众在厂里帮忙,不仅自己实现脱贫增收,还为其他困难群众提供了就业机会。像这样的微工厂,邯郸市已建成587个,覆盖274个贫困村,共带动就业2.6万人,助力1万多名贫困群众增收,给乡村经济带来一片生机。

  脚踏氤氲着泥土芳香的乡间小道,走进鸡鸣狗吠的偏僻村庄,乡亲们说起这些扶贫人员格外亲。

  帮的是脱贫能力扶的是致富信心

  “我是一个残疾人,曾经心灰意冷,如今我挺直腰杆站起来了。”广平县南韩村乡小未庄村50多岁的宁来书在自己的电动车修理门市接受记者采访,他信心满满。

  宁来书自幼患小儿麻痹症,父母先后去世,家里更是家徒四壁,平时靠人接济过日子。2015年初,广平县残联理事长陈景霞和宁来书结成帮扶对子。宁来书说,第一次见到陈景霞,自己漠然看着这个从城里来的“官”,心里很是不屑,我一个残疾人还能有什么指望,过一天少三晌,有口饭吃饿不死就不错了。他冷淡的态度没有打消陈景霞的热情,她几乎一周来一次,每次来都带着米面油等生活用品,一坐就是几个小时,用她滚烫的爱心鼓励宁来书重树生活的信心。

  一次陈景霞来拉家常时,一个邻居叫宁来书帮忙修理自行车。自行车很快修好了,陈景霞眼睛一亮,“现在电动自行车这么普遍,开个修理门市应该是个不错的门路。”话说到了宁来书的心坎上,紧接着陈景霞又送他进了技术培训班。技术掌握了,但开门市的费用需要5万元。宁来书的心情像坐上了过山车,刚燃起了希望又坠到谷底。陈景霞跑前跑后帮他申请了残疾人创业贷款。从此,宁来书的好事儿一件接着一件:2015年3月16日,他有了自己的修理门市;去年陈景霞帮他张罗了对象,成了家;今年,不仅还清了所有欠款,靠着实干还净挣了3万元。宁来书说:“我现在是事业家庭双丰收了。幸福是靠奋斗出来的,我的好日子在后边。”

  “勤劳才能致富,我要好好干。”两个月下来,涉县水溢村的杜何太领到了打工得来的3000多元工资,“我已浪子回头啦。”杜何太所在的水溢河村四面环山,就像群峰中的“平底锅”,千百年来靠着山上的旱田种玉米为生。杜何太父母去世早,自己也没上过学,眼看着都40多岁了还是光棍一条,不由有些心灰意冷,人家干活他看热闹,村民下地他在家睡觉,因为懒,成了村里的贫困户。在扶贫“一帮一”结对帮扶活动中,涉县供销合作社副主任张恩所与他结成了“对子”。“要发展产业让他有事儿做,坚决摒弃他的‘等’‘靠’‘要’思想,让他抖擞起精气神。”张恩所说。2016年,涉县供销合作社为该村引进了适合当地种植的富硒红薯、蓝莓、树莓等十多种特色农作物品种,建设特色种植产业园,优先让村里的贫困户到采摘园打工。在张恩所的推荐下,老杜也成了种植园里的一员。可没几天,杜何太的老毛病又犯了,迟到早退,三天两头偷懒不干活。索性,张恩所就住到了村里,每天早上去叫杜何太,同杜何太一块上地除草,一块施肥整苗。每天杜何太总是在这样的“闹钟”下醒来。慢慢的,老杜的早起成了习惯,甚至比别人还早到。杜何太有了工作,他慢慢变了,也有了自己的梦想:建一座贴着好看瓷砖的五间大瓦屋、娶一个善良贤惠的媳妇。

分享到:

国际在线版权与信息产品内容销售的声明:

1、“国际在线”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。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,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独家负责“国际在线”网站的市场经营。

2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国际在线”的所有信息内容,未经书面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。

3、“国际在线”自有版权信息(包括但不限于“国际在线专稿”、“国际在线消息”、“国际在线XX消息”“国际在线报道”“国际在线XX报道”等信息内容,但明确标注为第三方版权的内容除外)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。

已取得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使用授权的被授权人,应严格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不得超范围使用,使用时应注明“来源:国际在线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或未取得授权书的公司、媒体、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、使用“国际在线”网站的自有版权信息产品。否则,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,因此产生的损失及为此所花费的全部费用(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、诉讼费、差旅费、公证费等)全部由侵权方承担。

4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国际在线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丰富网络文化,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5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,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。